慎。

无趣。

モチのキモチ:

这三张安田章大真的太美好了。呜呜呜呜呜。人间珍宝。


扫图不要转出lof谢谢。

【yasuba】星与雪

piecemeal Iris:

“你说如果要表现星星坠落到地上用什么乐器比较好啊?钟琴?”


“那不就摔碎了吗?如果非要落地的话,还是冬天冻下来吧,落到雪里,不会疼。”


涩谷露出节目里装傻的表情,坐正把身子往前倾皱着眉问“你说什么呢?”又看向旁边负责编曲的朋友问“这孩子说什么呢?”笑声在室内蔓延,安田也笑得眼睛弯下来,拿手上的谱子轻拍了涩谷的手肘说“你啊。”


这样的时刻非常多,总是有其他人在场,但回忆起来却像是两个人的场合,非常非常多。


                           一


涩谷在公寓里煮着从网上邮购的速食炒面,任由筷子在水里多此一举地搅拌,想起原来录外景时跟谁去新世界吃过一家炒面,因为味道平淡所以故意没有好好展示出可口的感觉。是谁呢,是横山吗,还是安田?这两个人都会全力展示出好吃的样子,横山是为了节目效果在努力工作,安田是…对了,安田原来在朋友那里借走忘还的漫画其实是他忘看了吧……诸如此类的独白缠缠绕绕,一句又一句伴随着泡面一起填充着涩谷的海外生活。


说是孤独也当然是孤独,即使来到以热情奔放著称的美国自己还是一如既往的认生,独处的时间一抓一大把,所以细致地照料植物,细致地整理房间,细致地翻看回忆。


翻看回忆是最近养成的新习惯。


涩谷决定今天让安田做回忆主角。不讲安田章大的好人传说,讲yasuba。


在安田面前涩谷时常觉得自己无处遁逃。即使平常总觉得自己已经足够真诚坦率,可面对安田时却变成了会显出原形的妖怪一样,甚至他连咒语都不必念,自己就赤裸的展现在他面前。在自己踌躇着要不要招呼店家过来擦桌子时安田已经挥手,在自己把询问手机号码的事咽回肚子里时安田笑着说“小涩记下我的新号码吧”,在自己在休息室心烦气躁时安田噤声拨弄着自己的吉他。


于是在安田面前涩谷也时常觉得自己无需解释。他听完安田讲了不明所以的笑话后低头翻自己的手机,于是那事就过去。没有人会去追究他为什么不配合着做些反应。安田向来知道怎么开始以及怎么收场涩谷的谈话,更知道涩谷什么时候想谈话。涩谷想谈话的时候很少,跟安田在一起时更少。


刚开始不是这样的,故事线要扯很长很长,涩谷顺着线望过去,站在那头的是瘦小的少年,营养不良一样,感觉拥抱一下会被硌疼,但他笑起来又让涩谷觉得他的拥抱一定不会疼,应该是太阳晒过的被子那样的蓬松感。


开始共同的工作时才慢慢熟悉,原来虽然见过面但也只停留在跟自己一样瘦瘦小小的印象上。在休息室里开始聊天,聊天时听他兴高采烈地讲家里一起做年糕的事,不怎么有趣但涩谷还是笑了。笑不是希望他下次再讲年糕,是希望有一天能不单单讲年糕。但那家伙总是只提些无聊的日常,涩谷听多了就开始跑神,边听边用脚在桌子下打拍子,突然被按住了膝盖“什么啊,你根本就没在听,你在想明天节目里要唱的歌。”涩谷愣了一秒,看着安田狡黠的笑也跟着笑起来,大大方方地承认“是啊。”


因此在节目上也开始对安田肆无忌惮地开玩笑。说到安田天然发作,就算讲很无聊的话自己也不会发觉时,他接过去梗说“yasu不行啊,那么无聊怎么能上关西电视台呢。”安田在短暂地茫然过后笑着挠挠头,承接住了天然的判定。可是那一秒的茫然一下打碎了涩谷的游戏法则,以对方能承受自己伤害的程度来判断亲疏的游戏在那片茫然中被扯下了掩盖的幕布,露出少年的顽劣和笨拙。


涩谷在来回踱步和反复修正措辞后走到安田面前道歉。安田却摆摆手说“没事了,不要在意不要在意。我真的没事。如果我有事会对着小涩哭出来的。”


“哭出来?”


“对啊。如果我觉得小涩让我觉得受伤,大概会直接哭出来吧。”安田是笑着讲这句话的,没有斟酌的,轻松的,以涩谷无法理解的明朗讲这句话。涩谷相信了,安心的回家看漫画,吃饭,泡澡,睡觉。涩谷决定不管安田说什么他都相信,他不再陷入猜测和斟酌,他想和向日葵相处时应该用向日葵的方式。


后来他们一起听歌,讨论漫画,甚至谈创作。涩谷觉得将自己那些音乐拿出来是需要下决心的,需要妥善地处理好自己的羞怯掩饰住自己的野心,但是他递给安田看时就像传递一瓶饮料,安田哼出旋律像是拧开汽水瓶盖,然后瓶子里的气泡升腾,安田尝一口说是桃子味的啊,那就的确是桃子味,不会有偏差。


其实维持在这里就已经很好。可是那天安田把desire交到他手上,以一贯的轻松感说“是想着小涩写的。”然后天平一下失衡,原来的距离守则全线崩塌,一切都被重构。


涩谷开始时也许只是想在看完喜欢的作品后找到可以分享的伙伴,在被别人吐槽小个子时笑着拉来一个盟友,可安田一下捧出一颗心到他面前。在那样的年纪,无论是谁向他捧出一颗真心,他都要倍加珍重,他只能倍加珍重。


他唱desire没有看向安田,因为他只要一开口就被安田包裹,安田从四面八方,无孔不入地渗透进他身体。他们在歌声里互相拥抱。他们可以开始谈灵魂这样的话题,他们不羞于谈论灵魂。


涩谷经常有感到不经意瞥见安田灵魂一角的时刻,比如安田在休息室低头帮他涂黑色的指甲油的时候,比如安田因为拍摄杂志专注地帮他画眉的时候,他都可以肆无忌惮地盯着安田看,他看见安田专注时有点微皱的眉头,像是在雕刻镂花的匠人。而为他涂指甲画眉这样的事又像是有着更深厚悠长的含义,他当时还想不透,只是觉得不会再有了,不知在哪个维度肯定了这个行为亦或是安田这个人的唯一性。他脑内反反复复闪过这些纷繁的念头后,对安田却只是说“yasu你今天混了几种香水,真的搞不懂你到底想要什么味道。”“要安田章大的味道。我就是混合型的。”安田把眉笔收起来,和涩谷一起看向化妆镜,涩谷确认了是只有安田才能画出来的眉形,又柔和又锋利。


但是他们不私下见面,没有必要私下见面。即使很多人,他们只要选择好对接的波段就能进行无声的对话。因此涩谷约安田出来买衣服时,安田多少是有些意外的,意外之后是喜悦,喜悦使得说再见时尾音跟着嘴角一起上翘。


他们逛古着店,手指滑过一个又一个年代;他们为彼此挑选搭配,像是构筑一个又一个脱离现在的幻梦;他们开心地买下衣服像是买下一个个时光隧道的道具。


后来安田提议买几件日常的t恤,涩谷点点头。在时装店挑挑捡捡后拿出来一件递给安田说“我想要这件,但这件太大了。”安田接过来笑笑转身去找售货员要了s码。


试衣服时听见涩谷在隔壁的试衣间说“谢谢。”


“没事的。”


“我不擅长跟陌生人讲话。”


“嗯,我知道。”


“我会不会太浮在空中了,总是在说音乐,说电影,生活能力却那么差。”


“是有点。不过就像玩两人三足游戏一样,把手搭在个子高的人身上一起走,就算到最后被架起来也能完成全程。小涩不擅长挨着地走的话,把手搭在别人肩上就好了。”安田选好要买的衣服走出来时看见涩谷正站在门口等他。把不准备要的衣服全塞进了安田手里。


安田被他逗笑了“觉得试了不买不好意思退给别人吗,这种程度的事还是要学会的呀。”


“你不是让我把手搭你肩膀上吗?”


“那你可要扶紧一辈子不松手才行。”


可一辈子还是太长了。


不是别人觉得疲惫放下了涩谷,而是涩谷到底还是想依靠自己的脚去迈步。他说“我在你们身边是不行的。”因为太舒服,像是在公园草地上躺着晒太阳,恍惚间就过了小半生,以为目之所及就是生活的全部,渐渐忘了独自行走的磕磕绊绊。说到底,涩谷还是习惯于用痛感确认生存。


告别前是最难熬的,安田反复劝说,他提到气候,提到语言,他预设了一个又一个障碍,仿佛涩谷是小红帽,而外面的世界危机重重。涩谷终于还是打断了,他说“yasu,不会变了。” 


安田低下头,他酝酿了好一会才拼出往日的笑容抬头看向涩谷“那到了国外,觉得累的时候要给我打电话。”他的告别也非常自然,仿佛每次从电视台离开挥手再见一样,那样不会太沉重,好像明天一睁眼就能再次见面。


但是涩谷从没有给安田打过电话,觉得累的时候非常多,困难也是和原来截然不同的困难。但想着自己早就是个大人了,咬咬牙也都撑过去了。如果打电话的话,反而撑不过去,会在这种年龄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也可能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聊聊天气。


涩谷吃完炒面收起回忆决定去公园散步,他带着口琴边吹边走,路过一对中年夫妇,每次涩谷出去都会赶上他们牵着阿拉斯加回来,他们像往常一样笑着像涩谷点头打招呼,之后路过了一个奔跑的小孩,然后是一只猫,涩谷走远了又转头看它,它也看着涩谷,怡人的晚风吹过来,涩谷却猛地转头看向前面。他在原地恍惚了一会,前面走过的女孩子身上有安田用过的香水。气味的印象居然如此恒久强烈,把他一下拉回那段遥远又仿佛触手可及的时光。


那时安田染着金发,因为那段时间工作密集一直没出去做户外运动,皮肤呈现出一种罕见的白色,在透过车窗射进来的阳光下有种蝉翼的透明感,他穿着松松垮垮地浅粉色t恤挨着涩谷坐在车后面。涩谷皱起鼻子说“你今天喷的香水是女生用的吧。一点都不适合你。”


“什么样的适合我啊。”


“干净点的吧。有没有像雪一样味道的。”


“雪是有味道的吗?”


“不知道,应该有吧。只是觉得雪很像你。”


安田没说话,似乎在咀嚼其中的含义。


“不是说你冷的意思。只是想说什么都能覆盖和包裹。”


只是想说,安田太敞亮,像是没有伤疤也不会有痛苦的样子,让人可以轻轻松松地待在你身边却不用去考虑是否伤害你。跟我不一样,我总是灼伤自己又灼伤别人,迟早我会灼伤你,你也不会哭。安田才是太会撒谎,让人需要花很长时间才能看懂你的掩饰你的温柔。像雪落了白茫茫一地,完好地包裹住所有的美好和残缺。


涩谷把话沉到心里很深的地方,出口只有简单的抱怨“你三天两头换香水还不如一直用一款。”


安田闻了闻袖口“可是就是所有都想尝试啊。”


“你这样没有人会记得你的味道的,到最后你自己估计都忘了。”


“小涩记住吧,给你闻闻。”安田带着恶作剧的心情故意把袖口贴近涩谷的鼻子,果然被涩谷推开,一脸嫌弃地说“那么冲,谁要记得啊。”越这样安田越贴近去闹他。那天的外景地很远,汽车开了很久,把嬉闹也拉的很长,好像快乐永远不会结束一样。


                                                                                                —end—


 


 


 


 


 


雪柔和地覆盖着万物,星星远远地挂在天上,冬天冻得不行可以下坠埋进雪里,不会疼。


但是星星从不藏进雪里,雪告诉他可以不怕下坠地闪耀,他要闪耀。

穷花恶语

牙:

why block it?!








题外话:我讨厌外链,我不会使用分隔符,我很在意形式,我默许了监控但这份谦逊毫无回应,这让我很恼火。不过这份恼火的指向太过高枕无忧,不该用来折磨自己。

仙草菌:

20180920台北松山機場
還是禁二傳二改
*無断転載禁止 既に運載している場合は直に消除してください*all rights reserved

ボク。180814

蛍の森:

距离名古屋的last结束已经过了3个星期又1天了~


 


对于我已经恢复了多少


身体好到何种程度


一定…


让你们很担心吧


 


不经过长时间的观察


是无法好好向大家报告自己身体的恢复情况的


所以啊


花了点时间


还有


结束之后也没有好好总结


 


总之啊


常规节目的录制还在休息中



参加了一次果酱合作曲目的录制


 


什么时候播出我没留意


所以我也不知道笑


 


But


要好好期待久违地上电视的我哦


 


还有ここに的采访之类的


也想好好跟大家宣传


不过说了想去却只录了一会儿


在允许的条件下录了节目


所以大概能见到静止画面一样的我吧(笑)


 


 


首先


ここに的PV应该看到一些了吧?


 


“诶?!


这不是动得挺多的嘛?


身体恢复了?”


 


不想让大家这么想


让大家的各种期待


在大阪公演的时候


一下子鼓成个大气球似得


所以觉得先在这里和大家说一下比较好


一来呢从收录时间来说还是挺近的


虽然身体离恢复还早得很、、、


 


但是


那个PV啊


后来我自己在回看的时候


不想让大家觉得


“搞什么啊!”


看到PV里拍出来束手束脚的我、


 


因为不想让满怀期待地看着MV的eighter们有


“安田都动不了啊——”


“好像看上去挺痛的啊——”


像是这样的反应、、、


 


啊、但是这样说出来的话


还是会让大家这样觉得的吧。。。


嗯。。。。。


 


我已经不知道怎么表达才是正确的了。。


 


但是我觉得能把自己的真实想法传达给大家的话就是正确的。


 


 


嗯——


还有啊~


对eighter们来说


是觉得我很帅气的吧(笑)


我是个男人、


也是猎人


当然想要狩猎eighter


所以才逞强动了下


嘛本来嘛


不逞强安安稳稳地拍摄


这种选择项根本就不存在嘛


那种安田才是臭安田呢


 


嘛、


关于拍MV痛不痛这回事


那时咬咬牙撑过去就行了


之后再好好专心接受治疗就行了


总之要珍惜“现在”


不好好活在“现在”的话


之后肯定会后悔的


我这么想着


 


嘛我其实啊


是想跳得更高一点,飞得更高一点,头甩得更狠一点


用身体去


表达更多的音乐和语言的


只是还做不到啊


 


但是


我是想把现在能展现的表演全部都展现出来。


之后


就好好欣赏那些我所表达出来的动作


想象一下到底是什么意思的乐趣吧


如果知道了是什么意思


那我们就一起分享这些幸福吧


 


总之嘛、


MV就是要动起来的!


还有、


在这首曲子里


临正式收录之前、


我因为看不到穿PV服戴眼镜的样子


所以在和正式收录一样的草丛里


问了ryo


“我是戴眼镜好还是不戴好呢?”


Ryo的意见是不戴好


 


结果、


我也觉得还是不戴比较好哦


 


这支MV的氛围和眼镜不太合吧


所以找了ryo商量真是太好了哟


感谢他


 


 


还有封面也出来了吧?对吧?


那个也没戴眼镜、


 


果然封面也是呢、


和眼镜不太合


不过是我自己一个人的想法


可能也有人觉得戴着比较合适、、、


 


虽然在音乐节目上还是戴了眼镜


不过MV和封面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吧


所以、请好好珍惜这可能为数不多的、


不戴眼镜的我吧~


 


还有啊


关于身体


 


身体啊、


确实比北海道和名古屋的时候要好些了


俗话说


时间是最好的良药


 


步行速度也变快了、


身体转动的幅度也变大了、


弯曲的可动范围也变宽了、


 


但是、


我还在戴着护腰、


需要通过护腰固定辅助


还有一定要复健啦之类的


其他面临的事情我也都清楚的


 


嘛这是理所当然的呀


好几个月一直都处在身体不自由的状态、


其他经络和组织也肯定快忘记要怎么动了吧


 


所以、


为了要让这些器官也好好工作


已经在努力复健、


专心治疗、


为了要让身体恢复


我在平时也在好好努力的


大家放心


 


但是、


只能说还是会疼


所以


“跳跃跳舞奔跑”


这些就对不起了我还不行


好久了吧、


真的抱歉


 


但是、我还是在好好恢复着的


不要担心要相信我


想让大家积极起来和我一起向前


怎么样?行不行?


 


明年我一定——————


会跳舞的哦


 


明年的一年


我一定不会再让身体受伤


不会让大家伤心


也不会让大家哭了


 


因为和eighter最相称的就是笑容了啊 


 


 


还有、


在名古屋没忍住眼泪。


总之作为男人在大家的面前哭要跟大家道歉。


下次


如果、


我又哭了的话请陪我一起哭吧(笑)


 


 


 


 


嗯——


你们一定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担心吧。


每一次演出对我来说、


真的是豁出去的赌注、、


 


要是我真的倒下来了、


又不能动的话


给大家造成麻烦的话要怎么办啊。


今天这一天安田我是不是能让eighter满意呢。


想着这些。。


 


最惨的情况果然还是这样不成器的自己很让人失望、


所以一直很排斥。


觉得自己是个男人、


所以比起不成器、软弱的样子、当然是想让自己一直都是强大的样子。


 


但是、


名古屋为止的四场对我来说、


是个非常非常大的难题、、


能否跨越这个难关才是关键。


 


其实啊、


北海道和名古屋的延期已经决定了。


已经讨论到延期的这个选项了。


所以、


终于在第四次的会议上决定延期、


公演日程也一度取消了。


 


接下来就应该顺着这个决定进展下去、


也去和公司的人谈了、


然后、


在最后也就是第五次的会议上、


在那时、


觉得果然还是想见到继续支持着我们的eighter


即使是这样子的我也还是想见大家、


作为关八当面去向大家传达这些、


商议再三


花了很多时间又犹豫了很久之后、


 


决定如期举行公演。


 


 


所以、


既然这样


经历了这样的过程才下了不延期的决断、


如果再发生什么的话真的会让大家担心并且添麻烦的。


 


所以、在名古屋的last的致辞上、


一直以来强忍着的情感才决堤了。


 


看起来大大咧咧的我、


好像也会担忧呢(笑)


 


 


好辛苦啊——


觉得要死掉了啊——


回想着过去的片段想着大家都在努力着呢


只有我这么不争气真的是太屎了——


大家对我的支持真的太厉害了——很感激啊——


但是可以这样完成四场演出见到大家真的太好了啊——


顺利结束了——


虽然有点逞强不过能去见大家真的太棒了——


真的很感谢团员们


Eighter也能温柔地迎接我真的太谢谢了


也非常感谢工作人员们


谢谢乐队的大家


还有编舞师们


有伙伴在真的太棒了


Eito和eighter的关系真的太好了——


心与心之间的距离在事务所里也是靠得特别近的组合吧——


 


原来这就是放下心来的感觉啊


 


心中的忧虑和成就感和感谢的心情


饱和之后好像快溢出来了


 


 


 


还有


Shibuyan的事情


 


我和shibuyan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有合作、


 


所以肯定会无意识地想着他、


很多的音乐都牵连在一起、


用“音乐这种语言”进行很多的交谈


 


 


我之前演出过俺節、、、


 


从排练到正式演出结束为止


一直都没有喝过我最喜欢的酒


不管是和伙伴们一起吃饭


还是一个人在家里的时候


都没有喝过。


也没有出去吃饭。


 


嘛老实说


头部做了手术不能喝酒也是原因啦。


但是!


不能喝酒也是可以和音乐剧的伙伴们吃饭的。


一起吃饭可以增进团结力、


聊许多无可而非的事情也可以拉近心与心之间的距离


 


我一直觉得


这两件事都能促成的人才是合格的座长。


 


 


但是、我没有促成这两件事的体力和实力、


既然如此、


排练后也好正式演出后也好、


我都没有参加、


觉得只考虑舞台剧本身的事情就好了。


 


演出啊歌唱啊都是有生命的、


所以每一次都是不一样的。但是、


演出时发出的声音、


歌唱时发出的质感、


我觉得这两样东西是绝对不允许有差池的。


 


 


这是我在演出的时候


一直看着shibuyan所感受到的


 


 


所以、


俺節结束之后在参加歌唱节目的候场时间


我开口向他搭了话


 


“呐、shibuyan、


虽然我现在也是很认真地想唱好歌的、


这次演出了俺節这部舞台剧、


嘛、、


也真的会觉得身体都这样了、


好辛苦啊、好累、真的太辛苦了、


唱歌好难啊、


也要照顾到身体和喉咙的情况、


哪儿也去不了、


也不能说自己很辛苦、


挫败到像是一直以来积累的经验值都归为零似得、


但是、


为了扛过这些


在这种充满无力感的时候


才需要一直积累的经验值的吧、、


但是啊、


只能自己一个人暗自纠结着想明白


只有想明白才行、、。


 


觉得好孤独啊、


好辛苦啊、、


对于歌唱的看法也变了吧。


不、、、


真的、、


真的是好孤独啊。


总觉得有些理解shibuya你之前说的话了。”


 


有过这样的对话。


 


于是、


“那些超越了界限的人们是孤独的、


是常常处在孤身一人的状态战斗着的吧。


所以、


Yasu在俺節之间经历过的那些


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事实上我在solo期间一个人举行live的时候也是


有着堆积如山的不安、


也很辛苦、每次都很紧张、


不——其实是孤独吧、


真的是那样的


但是、所以说、


也会有收获——。


Yasu是收获了非常重要的经验、真的是这样的—”


 


说了这样的话。


觉得果然这个人也是一直处于这样的状态、


一直这样奔跑而来的吧。


 


可能总结得不太好


 


从唯心论来说


“单纯喜欢音乐”


“对音乐的爱、对音乐勇往直前的姿态”


“对歌词的理解达到感同身受的程度”


“把歌词不仅是唱出来,还是阐述、说话”


“置身于音乐”


“唱到听众的心中”


“为了展现出更好的歌声


而越来越钻牛角尖


克己到孤独的人”


 


可能还有更多的形容吧、


 


从技术层面讲


“能根据曲子而变换唱腔”


“发声的位置”


“长音的直接唱法和颤音唱法”


“通过歌词的情节感改变抑扬顿挫”


“好的歌曲并不是只要调子好就行、


而是撼动灵魂的歌声、、比起调子更注重情感”


 


嘛、


一下子让我罗列的话大概就是这样的排列。


这是斟酌着培养出来的技术


以及磨炼本身就有的感性得来的技巧。


 


 


所以、


对于我来说


Shibuyan是非常重要又值得信赖的伙伴、


在演艺事业上也是这样的。


 


演艺上也和唱歌一样、


不、说比唱歌影响还大也不为过


Shibuyan他啊


对我影响非常的大呢。


 


 


所以、


Shibuyan说的


“一旦决定过的事情已经无法改变”


这一话语的意念我是清楚的、


 


听到这话的时候我虽然也阻止了很多次、


但心里还是多少察觉到的。


这些都是徒劳的。


 


所以啊、


 


虽然这种纠结还在持续着、


和shibuyan直到最后一起演奏的那些音乐


并且沉溺于合奏出的音乐里


这两种情感一直都是这样交织着快乐地奔跑到最后的。


 


 


然后、


Shibuyan离开之后起、


关八要怎么踏出新一步


至今为止就只想着这一件事情


嘛、这样的身体状况也没什么说服力(笑)


让大家担心了这么多、现在也是如此(笑)


 


现在可不是说悲伤和辛苦的时候


关八如果没了目标


那eighter也会迷失了方向


所以我们要努力带领大家


 


 


还在心痛着没法跟过来的eighter还有很多、


但是首先还是得我们接受现实


那eighter才会接受。


 


所以、


我可能会绝情地接受现实、


好好整理心情理解经过、


为了在“现在”活着而做准备、


好好地记住“现在”。


我之前也打了一样的话、


任何事都是如此、


只活在当下。对于发生的事情


要花费多大的精力去面对。


之后还会遇到什么谁也不会知道。


所以、要在“现在”


要将“能够做的事情”


抱着必死的信念去做。


 


嘛我也写了挺多的、


这就是“现在”的我吧?


 


 


在“我”这个身体里存在了33年的自己


学到的傍身的那些事情、


 


在“我”这个身体里


也不就是Shibuyan说的告诉我的那些、


也有


我偷偷看着他的身影、


在一起相濡至今的时间里


偷偷学到的、


刚刚写到的


 


那些“唯心论和技术层面”


的教科书?


那样的东西


 


还有、


其他自学可以学到的事情。


 


 


我啊


作为歌手、


合声过很多次、


也唱过主旋律的部分、


有担任主唱的话


那也会担任副音声


 


所以、


无论哪种、


都能通过改变自己的表现手法去改变、


我不是要成为百变演员


而是要为了成为百变歌手


去努力——————(笑)


 


 


听到的人会觉得


“嗯?是谁?”


要变成像这样去恶作剧大家耳朵的


变色龙哦~


 


我从小时候起就很喜欢变色龙


那就刚好、


反正我一直都想变成变色龙那样的透明人~


 


 


还有、


小不点


一定是在说我吧!!!笑笑


大—仓——————————


 


 


 


 


但是、、


果然还是。。


 


要谢谢你。


 


 


其他的团员也多谢了。


Shibuyan也多谢了。


Eighter们也多谢了。


 


 



夏半衣秋:

诸位晚安


Mentheeee:



记录给自己




via 微博 @yaziyaziyazi




英国作家马特·海格(也是抑郁症患者),他根据自己的经验,给出了关于“如何生活”的40条建议,这并不意味着压力,海格说自己“觉得有用但并不总是遵循”。希望这些建议能帮到更多的人,来自同病者的建议。




1. 快乐出现的时候,享受快乐。




2. 小口慢饮,别狼吞虎咽。




3. 对自己温柔些。少工作,多休息。




4. 过去的一切你都无法改变。这是基本的物理原理。




5. 小心星期二和十月。




6. 库尔特·冯内古特是正确的:“阅读和写作是迄今为止人类发现的最有营养的冥想形式。”
7. 多倾听,少说话。




8. 无所事事的时候不要有罪恶感。也许工作比无所事事对世界的危害更大。但可以完善你的无所事事,让它是觉知的。




9. 觉察到你正在呼吸。




10. 不论在任何地点,任何时刻,都要试着去发现美。一张面孔、一句诗词、窗外的云、涂鸦画、风力田。美可以净化思想。




11. 恨是一种毫无意义的情绪。就像为了惩罚一只蜇你的蝎子而吃掉它一样。




12. 出去跑步,再做点瑜伽。




13. 中午之前冲个澡。




14. 遥望天空。提醒自己宇宙是多么浩瀚。抓住每一个感受辽阔悠远的机会,这会让你看见自己的渺小。




15. 善良。




16. 要认识到想法只是想法。如果感觉想法不合理,就跟它理论,即使你已找不出道理。你是你头脑的观察者,而非受害者。




17. 不要漫无目的地看电视。不要漫无目的地上社交网站。要清醒地意识到你正在做什么,为什么而做。别不重视电视,你要更重视它,这样你才会少看。无节制的娱乐将使你注意力分散。




18. 坐下,躺下,不动,什么都不做。观察,倾听你头脑的声音。不去评判头脑里发生的事情,随它吧,就像《冰雪奇缘》里的白雪女王一样。




19. 不要杞人忧天。




20. 看树,靠近树,种树。(因为树很棒。)




21. 听YouTube上面那个瑜伽教练的话,“走路,好像你在用脚亲吻地球一样。”




22. 生活,爱,放手。




23. 酒的数学是乘方运算。你喝得越多,就越想多喝。如果你很难止于一杯,那么更不可能止于三杯。加法就是乘法。




24. 当心那个缝隙。你现在身处的地方和你想去的地方之间的缝隙。只是想一下它,那个缝隙就会扩大,你就有可能掉到里面去。




25. 阅读一本书,别去想着要读完它。只是读。享受每个字、句子、段落。别期待它结束,或永不结束。




26. 在最深层次,宇宙中没有哪种药比善待他人令你感觉更好。




27. 听听哈姆雷特——文学作品中最著名的抑郁症患者——对罗森克兰茨和吉尔登斯特恩说的话:“世上之事物本无善恶之分,思想使然。”




28. 允许他人爱你。相信这份爱。为他们活下去,即使你觉得毫无意义。




29. 你不需要这个世界理解你。没关系的。有的人永远不会真的理解他们没经历过的事情,但有些人会理解,要对理解你的人心怀感激。




30. 儒勒·凡尔纳写过“无限的生命”。它是像海一样浩瀚的爱与情感世界。如果我们沉浸其中,将找到无限,找到活下来所需的空间。




31. 凌晨三点不是试图理清人生的时间。




32. 记住:你一点儿也不怪异。你是人,你的一切行为、感觉都是符合自然的, 因为你是自然界的动物。你就是大自然。你是类人猿。你生活在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活在你心中。一切都是联结在一起的。




33. 不要相信什么好坏,输赢,胜负,高潮低谷。在你的最低处和最高处, 无论你是快乐还是绝望,平静还是愤怒,都有一个最核心的“你”是始终不变的。这个“你”才是最重要的。




34. 别担心因绝望而失去的时间。熬过绝望之后,时间的价值将会翻倍。




35. 对自己透明。给你的头脑建一座玻璃房。观察。




36. 读艾米莉·狄金森,读格雷厄姆·格林,读伊塔洛·卡尔维诺,读玛雅·安吉罗。读一切你想读的,读就好了。书是可能性,是逃跑路线。当你没有选择时,它们给你机会。对于流离失所的头脑来说,每一本书都是一座家园。




37. 阳光灿烂的日子,能在户外就在户外。




38. 记住:地球生活的关键是改变。汽车会生锈,书页会发黄,技术会过时,毛毛虫会变蝴蝶,黑夜会变白昼,抑郁也会消散。




39. 当你感觉忙得没时间休息,就是你最需要找时间休息的时候。




40. 勇敢,坚强,呼吸,活下去。你会感谢今天的自己。


废料

想搞伊野尾
想看他被r到失神,双腿都跪不住,JY从py里流出来,顺着大腿往下滴。
想把他绑起来,用玩具玩的他除了呻吟什么都说不出来。
还想把他屁股打红,让他一边报数一边求我别打了,泪眼婆娑的望着我,我会打的更狠。

求太太们写吧,超想看TAT

瑩:




没有什么能困住你
没有什么能伤害你

空巢老_哇:

过了一晚上也依然很生气,越想越气。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这个他人无法左右,但还是不吐不快。同人这个圈子,最基本的底线难道不就是“他们都不是真的gay”吗?


同人里面为什么受就一定要弱于攻,他们都是男人又不是人妖,为什么一定要娘里娘气的。


关于横雏这对cp,抛出同人的无脑yy,想聊一聊我为什么萌这对。前段时间考古的时候被渣画质也挡不住美貌的Subaru迷的不要不要的,但是同时也被那个时候的横雏萌的不要不要的。


少年时代的横雏,一个被迫成熟养家,一个娇俏的如同小姑娘。那个时候的Yoko是关西的top,耀眼的就算出现在边角也可以一眼就看到他。而那个时候的小雏总是一脸傻笑的跟在Yoko身后,复述Yoko讲过的话,玩过的梗,满脸的依赖和信任。


(这个时期老横对小雏各种强吻各种抱,恨不得把小雏踹进兜里24小时带在身边。)


那个时候Yoko和Subaru太过耀眼,以至于很多人都对那个小雏没有什么印象。很多时候都觉得如果没有小雏,会不会有今天的三马鹿,如果没有三马鹿会不会有今天的关八。


如果把这个团看成一个建筑,那么三马鹿绝对是地基,而小雏在里面扮演的是那个你第一眼看到他会感叹“这个为什么在这里,就不能拆了”的承重墙。


古早的番组里,锋芒毕露的羽毛常常会为了一点小事吵起来,他们会无比的在意输赢,往往会忘记摄像机还在转动,而这个时候的雏总是能恰到好处的安抚Subaru,提醒Yoko在录影。


被遣返回关西的那段日子,同期一个个盛大出道的岁月中,年代太过久远,大概也只能从老俱一类的采访里听到他们云淡风轻的描述那段日子的苦楚。


坚持还是放弃,很明显,他们选择了继续。最年长的横山裕有责任有担当,理所当然的扛起地下利达的担子。Yoko的情商和智商都很高,但是奈何他怕生。大概也就是这个时候,慢慢摸到门道的雏一点点和Yoko并肩带着门把往前走。


出道初期的很多节目,都是横雏一左一右咋咋呼呼的抢镜头,镜头真的来了,这俩个人反而安如鸡,但是一旦门把出现冷场,或者说错话又能迅速的替补上来。


这个阶段的横雏可以用相互扶持来形容了。


特别喜欢那个横雏打篮球的视频,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但却知道对方想做什么,默契的好像一个人。那就是我萌他们的关键。


很多年下来,横雏的站位已经固定为最两端。


时至今日的Hina已经全制霸,日经排名接近中心圈。但是很多时候他在Yoko身边,依旧是那个天然的小雏。


别扭的老横和偶尔直线球的Hina。


害羞的老横和直面进攻的Hina。


无关cp,我萌他们所营造出的默契。


那里面有我所没有的敢于直面困境的勇气。有着所有人都不看好的奇迹。


再来从同人的角度说说这个cp。


Hina是大男子主义,不肤白貌美,甚至还被Yoko吐槽是大猩猩。


Yoko刚好相反,肤白貌美,害羞怕生。


但是为什么就吃不下雏横呢?


大概是因为小雏世界第一可爱吧(喂!)


而在老横面前再立派的村上先生依旧是最初的小雏。